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新闻 » 正文

许家印告贾跃亭 恒大健康的8亿美元真的打水漂了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2018-11-08 18:24  来源:亚美游  浏览次数:76
核心提示:蜜月期不足100天,贾跃亭忙着找新投资,许家印告贾跃亭。11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恒大健康全资子公司)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上述诉讼为FF(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发展再添变数。
许家印告贾跃亭

许家印告贾跃亭

许家印告贾跃亭

许家印告贾跃亭

许家印告贾跃亭
许家印告贾跃亭

仲裁结果出炉,纠纷“余波”未尽。11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时颖(恒大健康全资子公司)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这距离FF宣布“紧急救济申请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消息,还未满两周。
 
恒大健康称,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与此同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董事也一并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
 
恒大健康还称,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同时,因合资公司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的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上述诉讼为FF(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发展再添变数。此前,FF已被允许获取外界不超过5亿美元的紧急救济资金,且放出消息称,“已跟某国际机构达成资金意向协议”。在外界看来,由于具体资金来源及给付方式还未可知,贾跃亭和FF的困难时期还远未结束。
 
一则关于FF的好消息是,FF正在与来自不同背景的多家投资方进行接触,并于近期正式签约美国投资银行Stifel(斯提夫尔)。据FF内部人士称,Stifel已经派出核心工作人员进驻FF,并与FF财务、产品和供应链负责人共同讨论了融资、项目进展以及供应链关系维护问题。
 
双方频过招
 
过去一个月,围绕在恒大与FF身上的仲裁纠纷不绝于耳。双方撕破脸后,从人事场斗到舆论场,可以说是反复“过招”。
 
纠纷曝光,源自一则公告。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随后,FF针对解约恒大一事进行回应,FF欲与恒大解约的原因是,恒大在协议有效期内未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并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全部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与此同时,恒大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
 
10月25日,有关双方争议的仲裁结果出炉。恒大健康称,仲裁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FF方面则强调,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恒大对FF的融资同意权,是本次紧急仲裁的核心问题。恒大健康公告称:仲裁员还裁决,同意Smart King(FF公司实体)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尽管恒大与FF都宣称了自己的胜利,但实际情况是,上述公告中提到的“紧急仲裁”,只是正式仲裁前的一项临时济助措施。“是否废除恒大的相关权利,将会在之后的6到18个月裁决。”业内人士称。
 
FF方曾公开指责恒大阻止其接受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但其寻找融资的脚步并未停止。有知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称,贾跃亭方面正在接洽新融资方,其中包括红杉资本和某中东基金,“但洽谈都不顺利。”FF方面称,自恒大违约导致FF出现财务危机之后,FF采取了紧急管理措施,并制定了应急财务规划。
 
在融资事项还未明朗时,FF已从内部开始“节流”。比如,裁员、降薪。FF声明称:“因恒大违约陷入短暂现金流困难,将采取临时措施,在两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内,对今年5月1日后加入法拉第未来的员工于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5月1日前加入的员工保留其职位,推动FF91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FF新投资方敲定
 
FF正在加速推进融资进程。路透社消息称,仲裁结果出炉后,FF已经于日前正式签约美国投资银行Stifel(斯提夫尔)。据FF内部人士称,Stifel已经派出核心工作人员进驻FF,并与FF财务、产品和供应链负责人共同讨论了融资、项目进展以及供应链关系维护问题。
 
Stifel公司官网显示,斯提夫尔是美国一家超过100年历史的著名投行,曾为多家著名企业提供过融资顾问服务。自2005年以来,该投行完成的IPO股权融资案例超过了摩根斯坦利和JP摩根公司,成为该领域成绩最佳的投资银行。该公司在债权融资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能否保证FF 91按期实现量产,仍是悬在贾跃亭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降薪、裁员等内控措施落地的同时,尽快找到合适的新投资方,成为FF自我救赎的关键所在。某不愿具名的FF 人士称,目前FF已经与来自欧洲、美国和中东的投资人进行进一步谈判。
 
“5亿美金的股权融资权对FF至关重要,这笔资金基本可以满足FF 91的量产交付需求。”上述人士称。今年7月,恒大在与FF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承诺,今年年内,恒大需支付给FF5亿美元认购资金。在应对FF短期现金流困难方面,Stifel将帮助FF量身定制短期债权融资的解决方案。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FF一直尝试用质押核心资产的方式进行短期借贷,但由于身为第一大股东的恒大健康对FF核心资产申请保全,FF资金规划因而受阻。恒大健康在公告中称,仲裁庭驳回了FF关于解除资产抵押权的请求。但FF方面对此不予认同,称“仲裁庭将在另一项紧急救济仲裁中作出裁定。”
 
一份媒体披露的恒大与FF签署的投资协议显示,作为投资条件,恒大透过100%控制子公司Season Smart有权无条件将FF资产做保全处理,但FF如找到第三方金融机构愿意做债权投资,那么恒大必须无条件解除知识产权以及所有设备的资产保全。
 
就此,一位FF内部人士称,斯提夫尔对FF现有资产进行了全面评估,仅FF美国净资产价值就超过6亿美金,债务仅为数千万美金,资产远远大于负债。但FF对处境仍旧风雨飘摇。近期,创始人的接连离职,令受困资金寸步难行的FF雪上加霜。目前,贾跃亭成为FF仅剩的创始人。
 
尽管FF方面对外表现出同仇敌忾的情绪,例如宣称多名高管主动降薪,来帮助公司度过危难时期。但据搜狐汽车援引外媒报道称,在恒大断供后,贾跃亭于创立FF之初所组建的“五大外籍高层团队”已经土崩瓦解,全部离职。其中一位上周离职的创始人Nick Sampson更对公司的现状和未来,表达了极其晦暗的观点。
 
不过,FF官方释放出来的消息仍然满怀振奋。据FF内部人士透露,自首台预量产车于8月28日提前下线之后,FF目前正在全力推进后续的预量产车生产,以满足量产前的各项测试验证需求。目前FF仍然保留了500多名研发、生产制造和供应链的核心员工,确保FF 91量产和交付相关的核心项目仍在推进。
 
近期,FF官方微博显示,其首款概念车FFZERO1正在美国顶尖设计学院Art Center新开幕的Mullin Gallery展出。
 
一、8亿美元入账FF也没用 贾跃亭欲毁约踢许家印出局
 
这一回,许家印算是真正领教了贾跃亭“老赖本色”的厉害。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提出仲裁要求解除此前与恒大方面达成的所有协议。而就在4个多月前,恒大提前支付了8亿美元,帮助贾跃亭度过了难关,FF91正一步步接近量产。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证实入主Faraday Future(下称“FF”)。根据公告,恒大健康拟以67.46亿港元(折合8.6亿美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份,正式成为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F的第一大股东。
 
Smart King公司是香港时颖公司与FF原股东于2017年11月30日以合资模式设立的一家新公司,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其中,时颖公司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管理层。
 
恒大健康披露称,据去年11月份签订的协议,恒大拟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底前支付6亿美元、2020年底前支付6亿美元。2018年5月25日,恒大已提前支付完毕原计划在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起初,双方合作甚欢。今年7月,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亲赴美国,探访FF总部,并说“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8月7日,恒大法拉第未来登记成立;8月14日,恒大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举行揭牌仪式,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董事长彭建军现场公布了恒大FF十年后年产能达到500万辆的宏大计划。
 
彭建军还在现场透露:“FF91首台白车身已运抵美国汉福德生产基地,正式开始FF91的整车组装工作,包括工程测试在内的各类严格测试也在同步推进,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达到量产目标。”
 
孰料,就在一切进展颇为顺利的时候,贾跃亭突然提起仲裁,许家印成为继孙宏斌之后又一个受伤的“白衣骑士”。根据公告,今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支付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公司(恒大方面)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公司为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Smart King的发展,与原股东(贾跃亭方面)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称,贾跃亭方面利用其在合资公司Smart King拥有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公司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一方面要求剥夺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另一方面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健康表示,公司认为時颖公司已经履行相关协议下的责任。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時颖公司及其股东的权益。
 
据6月25日恒大健康的收购公告,恒大方面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派驻两名董事,包括中国恒大副主席、总裁夏海钧以及恒大健康董事会主席时守明。合资公司股东会的投票权设置则采取了AB股模式,贾跃亭等原股东方享有“1股10票”的权利,当管理层在根据合资公司股东协议条款下不能履行职责情况时,贾跃亭等原股东方的特别投票权将被收回。同时,用于员工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对贾跃亭方面的突然“发难”,恒大健康表示,時颖公司已聘请国际律师团,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時颖公司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恒大健康也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公司股票申请于10月8日复牌。
 
二、时颖公司自称是FF单一大股东 贾跃亭个人占股33%
 
贾跃亭的造车梦似乎有了转机。4月18日,美国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下称FF)的“白武士”时颖有限公司(下称时颖)在香港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颖董事华宏骥表示,FF的新投资人为香港富商赵渡,恒大未参与FF融资。
 
“我们是(FF的)单一大股东,”华宏骥表示,投资后FF最终的股权架构将是时颖持股45%,贾跃亭持股33%,FF管理层持股余下22%。华宏骥称,投资资金不是来自恒大集团(03333.HK)主席许家印,时颖也和恒大没任何关系。
 
三、乐视网:公司与香港时颖、FF均无股权关系或合作关系
 
乐视网公告,公司目前无法确认Faraday Future的资金来源与公司关联方应收款项或贾跃亭先生未履约的相关承诺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截至目前,公司与相关报道中提到的香港时颖公司、Smart King公司、Faraday Future均无股权关系或合作关系。
 
四、恒大FF联姻工厂拿地半年还在搞临建,专家:这件事里没“负心汉”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0708.HK)一纸公告,将恒大与贾跃亭Faraday Future(直译为“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的纷争公之于世。此时距恒大与FF“联姻”还不足4个月,双方却已经站在了“分手”的边缘。
 
作为恒大与FF“联姻”中的重要“子女”——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今年七月已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驰汽车”或“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其在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用来建设FF中国电动车制造工厂的土地,施工进展如何?是否能顺利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恒大与FF之间的矛盾又是否对其造成影响?FF南沙拿地时是否已得到恒大的“助攻”?基本用光的8亿美金去了哪儿?又是什么让贾跃亭与许家印对簿公堂 ?
 
带着诸多疑问,红星新闻记者赶赴位于南沙区万顷沙镇的工地现场,进行探访。
 
现场探访
 
工地项目部:施工“在有序进行中 ”专家:其实还在搞临建,应该还没怎么干
 
10月8日下午14:00,红星新闻记者到达万顷沙镇。
 
据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信息显示,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2018NGY-2地块)挂出拍卖,要求一个月内引进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项目,24个月内实现建成投产……4月8日,开标5分钟后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拿到这块地。
 
彼时,睿驰汽车的全资控股股东为Smart mobility(HK)公司,对应的曾用中文名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FF香港”或“恒大法拉第(香港)”),也就是说,那时的睿驰汽车是FF香港的子公司。
 
今年4月,有媒体曾报道,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投资了FF,款项用途之一,就是“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
 
在南沙工地上,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工地中部修建有“睿驰智能汽车零部件项目冲压基础及工厂配套工程”(以下简称“睿驰汽车项目”)项目经理部。项目部驻地旁,有工人正在施工,有现场工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修的是自己的工人将来住的地方,我们还没有进来施工,此前在施工的是中建四局那边的人。”红星新闻记者观察到,工地远处有打桩机在作业,能听到机器工作声响。还有一台挖掘机在现场,此外再没有看到其他较大的施工设备。此外,项目部旁有四五名工人正对临建房进行施工。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相关专业工程专家了解到,以现场实景情况看,工地是在进行软土路基处理。简单来说,即是该路段路基的基地承载力不能满足要求,采用各类桩基础的形式对基地进行加工。
 
根据招拍挂时的限制条件,此工地需要“24个月内建成投产”。从4月拍卖拿地至今,已经过去了约半年,工地的进展如何?上述工程专家用“太慢了”来描述,“还在搞软基处理、工人也在打地坪,其实还在搞临建,也就是说这个工程应该还没怎么干。”专家补充道,“你想啊,修工人自己住的地方,那应该是最开始需要干的活儿。”
 
据了解,此前网络上已有“FF南沙工厂停工”等说法,现场一位项目部工作人员就此对红星新闻记者说:“网上说停工的都不是真的,你看,还是在有序进行中的。”
 
在该工地旁边,还有一块“灵新大道改扩建工程EPC项目”,记者看到,约有20多辆挖土机正在工作,且工地门口随时有装载砂石的大货车出入,其繁忙的景象与紧临的恒大法拉第未来工地形成了较大对比。
 
“上半年这个工地就开始修建了。”有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这两天还送人进去过,里面有人,没有停工,但是好像动静没那么大了。”他补充道。
 
9月27日,有当地媒体曾报道,中建四局的现场总指挥称“恒大对施工的质量和进度要求都很高,整个项目目前都处于赶工状态,整体进度较计划提前了两个礼拜。”而10月8日,记者想问询工地情况致电此项目部负责人员时,其回复称“这些具体要问业主单位,我们不方便回答。”
 
“业主单位”应该找谁?此工地现在主要由哪方在管理?一位接近恒大的相关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边分公司的董事长是恒大的管理层,也就是说,这个工地目前是恒大方在管理的。”
 
网传恒大法拉第未来“员工薪资减半”知情人士:调整了薪资体系,大部分人没变
 
工商信息显示,拿下南沙地块的睿驰汽车办公地位于南沙区海滨路171号南沙金融大厦9楼。7月24日,睿驰汽车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也由王志刚变更为彭建军,财务负责人由李晋变更为刘俊。据媒体报道,王志刚在某文件中留下的地址是山西省襄汾县汾城镇,贾跃亭正是山西襄汾人。而彭建军,则是恒大集团的副总裁。
 
有媒体报道,睿驰汽车在3月即租下9楼整层约1216平方米的办公室,每年租金加物业费不低于211.5万元。但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仅地址信息为“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9楼”这一层楼的公司,就查询到多达65家。
 
10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位于南沙金融大厦的办公区,安保人员以“必须得到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的邀请才能上楼”为由拦下记者。
 
记者通过公开信息,致电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办公区相关部门,问询其亚美游AMG88以及其他有关部门的联系方式时,对方先表示“不捕鱼王2其他部门的电话”,后又称“他们这些部门负责人都在北京”,后在记者继续发问时挂断了电话。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近日,网络上流传出恒大法拉第未来“员工薪资减半”的消息。记者还发现,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发布了多则招聘信息。包括产品及市场总监、产品亚美游AMG88策划管理、市场策略与活动管理、工程建设计划管理工程师等多个职位。
 
工地停工、员工减薪是否属实?南沙工地能否保证按时竣工投产?一位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薪资上来说,是不存在降薪的说法的。但恒大接管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这家分公司后,的确调整了其薪资体系。恒大是每月5号发一次工资,另外在20号左右发一次绩效。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薪资是没有改变的。且如果工作完成较好,其实薪资反而是上涨的。”该人士还表示:“地产企业的考勤比较严格,之前的员工有一部分很快适应了,可能有一部分人还并没有适应。”
 
此外,该知情人士说,“南沙工地的整体情况是按照时间节点的计划进行的,不存在停工的说法。”
 
合作与冲突:合作前——南沙拿地花的已是恒大的钱?
 
时间回到睿驰汽车花3.641亿拿地建电动车制造工厂的4月,也即恒大和FF宣布正式合作的两个月前。
 
根据土地拍卖时的限制要求,该地块要在一个月内引进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项目,24个月内实现建成投产。而这个时候其实贾跃亭与FF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4月11日,乐视网(300104.SZ)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提到了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公司的欠款情况。该答复称,乐视网与睿驰汽车关联方FF全球业务CEO贾跃亭先生及其关联方,存在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关联欠款。截至2017 年12 月31 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为700099.54 万元(财务数据未经审计,最终以审计值为准)。
 
为何贾跃亭在资金困难时未将所有资金投入美国汉福德工厂进行电动车量产,转而在中国广州拿地建厂?拿地的钱究竟从何而来?红星新闻记者就此联系了FF多位相关负责人,但至截稿时,未获得明确回应。
 
但梳理媒体的公开报道,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美国西部时间2月13日下午,贾跃亭在第一次FF全球供应商峰会上,曾主动曝出融资消息,称FF已成功完成15亿美元股权融资,其战略投资者为香港投资机构。但贾跃亭并没有具体说明投资方是谁。3月22日,他又在美国FF全员大会上宣称“5.5亿美元已经到账”。
 
而在财新网4月7日的报道中,时颖董事华宏骥表示,FF的新投资人为香港富商赵渡,恒大未参与FF融资。“我们是(FF的)单一大股东。”
 
新浪财经4月也曾报道,时颖公司董事华宏骥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投资了FF,款项用途之一,就是“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华宏骥表示,时颖与贾跃亭合作成立了一家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合作公司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公司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投资款将分期分批投入到该合作公司,专款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目前时颖已向合作公司注资5.5亿美金。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中誉集团官网发现,赵渡为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而更为有意思的是,根据中誉集团2017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中誉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和恒大集团2.66%和0.12%的股份。同时,该集团还持有恒大集团9.5%和8.75%的优先票据。
 
此时,FF与时颖、中誉集团、恒大集团这几家公司的关系还显得扑朔迷离。而随着恒大健康6月25日的公告,坐实了其是FF背后“金主”的身份。恒大健康公告称,以67.467亿港元收购时颖100%股份,从而获得其拥有FF公司4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合作后——已花光的8亿美金并没花在南沙?
 
双方宣布合作后,是一系列的动作——
 
6月25日的收购公告中,还有人事调配的消息: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其中,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任该公司董事长,并担任Faraday Future董事长,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任合资公司董事。
 
7月24日,睿驰汽车提出更名以及人事变更申请,并于8月初得到相关部门批准。更名后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也将由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担任法人代表。
 
7月30日,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显示,名称曾为“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的Smart mobility(HK)公司是睿驰汽车的母公司,也已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控股(香港)有限公司。
 
8月14日下午,酝酿了一段时间的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揭牌仪式在恒大中心正式举行。
 
而在这一天新成立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里,高管中也不乏“恒大系”的身影。除了有上述公告中披露的夏海钧、时守明,恒大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董事长;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原广汽丰田董事长袁仲荣,将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总裁;并由恒大集团调任刘浩、刘俊、沈立柱、王全喜担任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集团副总裁。
 
除了上述已完成更名的恒大法拉第未来(广东)、新成立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另外,还有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东)有限公司在8月10日完成更名、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科技(广东)有限公司等诸多分公司也相继完成了更名。
 
股权、高管、新公司……在恒大入股后,诸多FF在国内的公司都加上了“恒大”字样。
 
然而,随着恒大系对FF集团介入的加深,已经先后分批支付的8亿美元,贾跃亭却称“已经基本用完”了。
 
根据10月7日恒大健康的公告,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时至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
 
双方合作后已“基本用完”的8亿美金,与曾经“款项用途之一就是在中国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的合作初衷,以及红星新闻记者在广州南沙区恒大法拉第未来工厂施工现场看到的实际景象,三者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纷争——苗头或早现,紧急仲裁最快本月见分晓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正式揭牌。据恒大健康的公告,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有限公司为法拉第未来中国运营总部,全面负责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
 
但是几天后,FF又发布了一则名为《法拉第未来全球运营声明》,称FF公司总部仍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目前没有任何将全球总部搬离加州的计划。
 
10月3日,时颖与FF原股东所成立的合资公司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10月7日,恒大健康公告显示,2018年7月,FF原股东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此时时颖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10月8日,FF回应称,“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而援引腾讯《棱镜》对一位接近FF的人士采访,签订此补充修改协议,恒大即试图获得对FF中国与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贾跃亭对此极其失望。” FF人士说,之前许家印到洛杉矶考察时,对FF员工表示不会插手业务,只提供资金,让大家不要为钱发愁。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官网了解到,紧急仲裁程序平均用时14天。届时,恒大是否能左右FF未来的融资计划?FF是否能通过新的融资稀释恒大的股权?双方的合作究竟是继续下去还是到此为止?围绕法拉第未来的诸多问题或将得到更多答案。
 
专家观点:没有“农夫与蛇”,只有各自逐利
 
关于恒大集团与FF集团的纠纷,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在这件事里,没有所谓的“负心汉”,也没有所谓的“背信者”。“问题的实质是双方基于各自利益对FF控制权的争夺。”
 
宋清辉分析道,“说到底,贾跃亭方面发自心底不希望恒大一家独大,担忧未来有一天被清洗出局。媒体将贾跃亭和许家印比作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层现象,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本质。”
 
针对合资公司Smart 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一事,宋清辉对红星新闻记者解读称,贾跃亭方此举,是对胜算有很大的把握,另在合资公司上也占多数董事地位,有很大的话语权。而此仲裁的结果,给FF与恒大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对FF而言,失去新“金主”的支持,无异于自杀;对恒大而言,则会有投资损失的风险。
 
宋清辉认为,许家印的种种动作,也显示了其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极大的“野心”。对FF和新疆广汇的两笔投资,恒大在新能源汽车转型上已经花费超过200亿元。“入股广汇集团,恒大正是在为法拉第未来进军中国汽车市场开辟汽车销售渠道的打算。”宋清辉称。
 
另外,对于FF多次公开强调的量产在即,宋清辉认为,如果量产车投产下线,会对其公司的估值产生积极变化。“但从目前来看,FF最终能否量产、何时量产还是个未知数。FF或会再现乐视只讲故事的老路,并将一个接着一个讲下去。鉴于贾跃亭信用已经破产,下一步贾跃亭估计很难募集到资金进行生产。毫无疑问,如果募集不到资金,FF就会破产。”
 
五、贾跃亭和Smart King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 FF:这是因为恒大拒绝履约所致
 
11月7日,恒大健康(0708,HK)发布公告称,香港时颖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时颖)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仲裁全面反诉。
 
今日,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FF)针对恒大健康公告中的信息,以及外界关于恒大全面反诉、要求FF执行合同等不实报道发布声明称,FF方面之所以停止恒大委派的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是恒大单方面违约所致。
 
根据恒大健康公告,贾跃亭和Smart King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并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香港时颖无法知悉Smart King的财务状况。按照股东协议,香港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Smart King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
 
对此,FF方面在声明中回应称,10月初,在FF对恒大健康提起仲裁之后,基于内部财务管理流程,FF正式停止了该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这也是恒大单方面违约所致。
 
根据此前签署的相关投资协议,恒大向FF派驻的出纳员拥有访问FF全部财务记录的权限,同时对每一项财务支出进行详细审核和批准。FF在第一时间履行了相关协议约定的义务,包括在8月份后全力支持恒大其他派驻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和提供详尽完整的财务信息、记录等,所以FF并不存在违约。由于恒大拒绝履约,导致上述协议事实上已经无效和自动终止。
 
对此,相关法律人士表示,“现在双方关于协议有效性的仲裁还处于审理阶段,恒大依然是FF的大股东,即使在仲裁期间,恒大的股东权益依然受到法律保护,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FF委派出纳员。”
 
根据恒大健康公告,记者了解到,此次香港时颖之所以提出全面反诉是由于Smart King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香港时颖委任的合资公司董事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命令Smart King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不过,对于“FF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一说,FF方面却认为,自从2018年年初,FF多次主动向投资方提供完整和专业的财务报告和资金规划,包括定期的月度财务及运营报告,也配合了恒大要求多次提供更为详细的额外财务信息,包括对FF的财务审计。
 
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FF此前所谓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是笼统的概括性数据,主要是支出大项,以及资金需求的依据,并无具体使用明细,完全不符合财务报告标准。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这事实上已经造成投资人财务知情权被剥夺。
 
“根据《公司法》及相关规定,董事享有的财务知情权,不仅仅是月度的财务报告,还包括可以要求提供更详细的财务报表、资金流水及明细。”上述相关法律人士称。
 
FF在声明指出,针对恒大方提起的仲裁及法律诉讼,FF会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据了解,香港时颖是恒大健康旗下100%控股子公司。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曾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从而入主FF。
 
而Smart King是香港时颖和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的公司,香港时颖是Smart King的大股东。
本文网址:/news/show/26390/,转载请注明出自亚美游,谢谢!
 
相关新闻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精彩图文
推荐资讯
最新资讯